IMG_3554  

“右1就是我姊,這表情頗有冷面笑匠的味道”

 

昨天去龍山寺拜拜,讓我想起小時候跟我姊來萬華、五分埔補貨的事。

國中的時候,我們住在花蓮玉里鎮,大我13歲的姊姊已嫁出去,就住隔壁,我家跟我姊家靠擺地攤為生,她賣女裝,大概一、二個月就得到台北補貨一次,火車來回大概要坐10小時。她最早賣女鞋,後來改賣女裝,她有她的眼光,待客又親切,長得又漂亮(雖然現在比較胖),所以生意還不錯。來台北補貨其實很辛苦,但對我這種鄉下小孩子來說不覺得苦,因為「到台北逛逛」很能在同學間說嘴,根本不覺得累。

通常貨訂得多,批發商會幫我們寄,但不見得每間店都會讓她看上喜歡的貨色,訂得不多就得自己拿。別以為衣服很輕,一疊又一疊,很重,我不累,反正我的重點在於「能去台北」,就算只是去萬華跟五分埔。我不知道我姊曉不曉得我為什麼喜歡跟她來台北,但她應該是很高興有個小弟弟能陪她一早從花蓮坐火車上台北,東跑西跑直到傍晚才坐火車回去。我們扛了34包衣服在身上,每一包都像台北市最大垃圾袋那麼大,扛起來很吃力,她為了感謝我的陪伴,回家前買了一包牛肉乾給我吃。過年快到了,幾乎家家戶戶都會買牛肉乾,就算是平時,買牛肉乾也是很平常的事,但那時候平時能吃到肉乾,是非常奢侈的享受,來台北已經很高興,邊吃肉乾邊坐火車(其實沒位子坐,只能坐車箱入口的階梯)回家,是非常好的ending。我們急急忙忙上火車,把34包衣服找地方塞好,準備拿牛肉乾出來吃,但找來找去都找不到,我們想了一下,大概是留在最後一家批發店裡,那些肉乾花了好幾百塊,25年前幾百塊很好用咧(透露年紀了)。

但我們不覺得可惜,嘆了口氣,相視而笑。這笑包含了我們對這一天努力補的貨的滿意,包含了我們對貨寄到家後生意一定會很好的滿意,也包含了姊弟倆為生活所做努力的滿意。是不是來台北其實無所謂,有所謂的是,我陪我姊來了。

 

 

ary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