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我有很深的感觸。

 

想當年還在唸輔大中文系的時候,一來是不太懂得如何準備大學的功課,二來是一下從和尚高中跑到女生一堆的中文系,女同學環肥燕瘦,多到令我眼花撩亂,甲乙兩班加起來的女生,一天跟一個吃飯的話也得三個月才輪得完一輪,教人如何專心讀書、如何是好?所以大一上的期末成績,以75分做收。

 

丟臉,收到成績單後,我真心覺得丟臉。數學或物理,一個公式或什麼碗糕轉不過來的話,再簡單的題目你也不會寫;而中文系的課業,只要用心研讀體會,再不然死背活背,也考得出像樣成績來。考《史記》的前一晚,我熬夜讀到2點半,考聯考都沒唸到那麼晚,而臨時抱佛腳的結果,成績當然也不好。

 

大一下我被選為班長,在導師辦公室幫忙收同學的成績資料時,我發現很多同學的平均成績都在80分以上,90分以上的還好幾個,我愈收愈覺得丟臉,身為一班之長,成績竟然遠低於多數同學,成何體統、情何以堪?於是,住校的我搬去跟學長住,從此開始了下課除了買便當,就是回宿舍唸書的生活。皇天不負苦心人,大一下的平均成績我進步了!只是…才進步3分,變成78。交情要好的學姊得知,大拍我的肩膀、放聲嘲笑:「哇哈哈…陳建竹,你不是天天都在宿舍唸書嗎,怎麼只進步3分而已?哇哈哈…哇哈哈……」

 

學姊恐怖的笑聲沒有擊倒我,我仍然跟學長住,也仍然下課後過著除了買便當,就是回宿舍唸書的生活。果然,皇天依舊不負苦心人,大二上的期末成績我又進步了,但…只進步1分,變79。我想我一定是個天才,這是多麼困難的事,22個學分我得小心謹慎地平均分配,才能避免進步太多,我真是太神了!不過沒超過80分,我依舊耿耿於懷。蘇洵年紀很大了才開始認真唸書考進士,可是他屢考屢敗,他開自己玩笑說:「誰說登科難?小兒如拾芥。誰說登科易?老夫如登天。」他的兩個兒子蘇軾、蘇轍,考進士跟撿地上的小草一樣容易,大概是放個屁就考上了,而我則跟蘇洵一樣,平均80分竟然如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不,我不服輸,還是跟著學長唸書,仍然下課就回宿舍努力寫報告,心中堅信天無絕人之路!結果,蒼天終於開眼,我的期末成績又進步了,這次進步2分,雖然只是2分,但79+2=81,我的期末平均成績終於突破80,耶!

 

不過,高興沒有持續太久。好不容易突破80分,達到申請獎學金的門檻,我立馬就到系辦公室登記,但是翻開登記簿看到別人的成績後,我臉馬上綠掉…這些同學不只超過80分,還統統在85分以上,平均90分的也有好幾個,我才81,這不是自取其辱嗎?不行,不能妄自菲薄,管他的,好不容易達到門檻,登記就是,過過乾癮也好。

 

結果一共才六個的獎學金,老師給了我五個,包括靜芝先生獎學金、葉慶炳先生紀念獎學金、包杏青夫婦紀念獎學金、李清鏢先生紀念獎學金。

 

原來人在做,天真的在看!這個「天」當然不是真正的老天或上帝,而是當年教我讀書做人的老師們,顯然老師給獎學金的依據不單是看成績,80分只是個基本要求,這個學生其他的表現,待人處世、應對進退,或者是有沒有禮貌、有沒有為系上服務等等,這些都是我猜想的,我不知道老師們還看了我哪一點,但一定都是正面的肯定,不然怎麼會才六個的獎學金,願意給我五個?「舉頭三尺有神明」,所言不假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yanchen 的頭像
aryanchen

虛竹的賴活世界

aryan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滿天星
  • 意志力
    讓你贏
    心存感恩啊
    別忘了照顧弱勢族群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