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週回宜蘭看我姑姑,我知道姑姑已經七十幾歲,已經老了,但太久沒回去,看到她頭髮變白、牙齒掉了好幾顆,心裡有點不舒服。小姊姊、二嫂、大哥也在家,他們跟我印象中的模樣也差了十萬八千里,人總會老,我也三十好幾,但還是不習慣。

 

小時候我家就在姑姑家斜對面,我是老媽隔了11年後不小心又生出來的,所以一出生就有很多哥哥、姐姐疼,我自己的哥哥大我11歲、姊姊大我13歲,姑姑家的那些哥哥、姊姊也一樣大我10歲以上。我們關係很緊密,緊密到我爸在外面借錢養馬子搞得我家的人除了我之外都莫名其妙欠了一屁股債得遠赴花蓮擺地攤過生活時,姑姑願意讓我借住在她家,我媽、我哥到花蓮擺地攤沒地方住,只能住車裡,還得唸書的我只好麻煩姑姑照顧。

 

我姑姑煮的菜很好吃,小時候如果媽媽煮的我不愛,我會到姑姑家吃飯,但是我大姊老愛塞一堆到我碗裡,讓我吃得很辛苦;姑姑自己煮的甜辣醬很讚,沾焢肉很好吃,不過她弄的稀飯我不喜歡,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個味道怪怪的,加再多的肉鬆、肉脯我還是吃不到半碗就不想吃;小姊姊以前會帶我出去玩,我曾跟她還有她的朋友去三貂角爬山,不過上次問她,她居然忘了這件事;大哥也很疼我,住他們家的時候他會額外塞零用錢給我,但不許讓姑姑知道;二哥戴眼鏡,看起來很斯文,他會陪我玩大富翁,但又很愛咬我,每次都把我咬到哭,但後來想想,大概是我很可愛的關係,他才會一直逗我、跟我玩。

 

升國一沒多久,姐夫他老家借點錢給我媽,讓我媽終於可以在花蓮縣玉里鎮的鎮郊買個小房子住,我也可以搬去跟媽媽在一起了。我記得是某一個週末我先去玉里鎮找我媽,她帶我去了解轉學手續後我就得先回宜蘭辦轉學再到玉里去,由於她要擺地攤工作,這一趟我還是得自己坐火車回宜蘭,雖然隔天就可以再見,但月台上我仍然哭得死去活來,坐上火車後也是一直哭,哭到車廂裡不認識的大哥哥都捨不得,一直想辦法跟我講話,但是沒用,我一路哭回宜蘭,哭著走回姑姑家。雖然一直哭,但心裡是高興的,因為隔天辦好轉學手續後就可以跟媽媽在一起,從此不用再分開,只是一進姑姑家,大姊居然跟我說我媽剛有打電話來,叫我先別轉學,我問她為什麼,她說不知道,那時又沒手機,根本聯絡不到我媽,我又大哭…馬的,好可憐,跟娘們兒似的,講到這我眼眶有點泛紅了,我怎麼那麼逼哀,小孩子心智還不夠成熟時這樣跟家人分開,實在超可憐的!

 

第二天我聯絡到我媽,媽媽說:「沒有啊,我沒有叫你別過來啊!」這才知道是大姊故意的,我再一次大哭而且大生氣,我不理解她幹嘛要把我留在宜蘭,我想去跟我媽在一起啊,她為何要騙我!於是我晚了一天辦轉學,辦好後,下午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跟姑姑她們說再見,二哥騎車載我去火車站坐車,月台上跟他揮手再見後,我開開心心地走向地下道往第二月台去,從宜蘭去花東方向都在第二月台上車,其實我包包很重,我比平常花了多一倍的時間才走上第二月台,但我還是很興奮從此不用再跟媽媽分開。

 

這下精采的來了。走上第二月台後,無意間往剪票口望過去,居然發現二哥還在,而且他眼睛明顯正盯著我看,那個當下我突然鼻子一酸,眼淚開始流下來:原來大姐說那個話真的是故意的,因為她捨不得我走;二哥一直站在剪票口,顯然也是放心不下,得等到看見我走出來、得等到火車到站遮住他的視線後,他才願意轉頭離開。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便覺得難過,對小孩而言,這種與家人分離的事真的很逼哀,自己的媽媽、哥哥、姊姊是家人,姑姑她們一家也是疼我的家人,難怪那天在月台看見二哥還盯著我時我哭了出來,也難怪看見滿頭白髮、牙齒掉了好幾顆的姑姑我會不舒服。這些事情讓我早熟,也讓我後來到台北唸書時,一放假就想回宜蘭的家,我媽現在年紀也大了,我得更珍惜與她相處的時間,當然,我也要多抽點空回去看我姑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泰國劉德華 的頭像
泰國劉德華

中年大叔的美食案內帖

泰國劉德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